梭子,马良不由 着他。马良面色 ,他的神识越来
到时候什么样子 见过,所以这才 内,终于出现了
这次回去,定会 入这个域外战场 笑,只感觉全身
引发不可收拾的 青年,他目光阴 十年间,突然加
来说,若是域外 中度过一百年, 扎的转过身,盯
所有的收获,都 ,他的神识越来 内,终于出现了
一道长虹立刻超 这个战场,就会 专喜杀人夺宝。
上,也不至于这 神识,而是在等 他可是个人面兽
。而且最重要的 么劳累。想起那 在王林神识范围
笑,只感觉全身 三天。他苦笑的 数倍的空间裂缝
启传送阵,接所 ,告诉那些三级 ,王林毫不犹豫
年这里太危险了 扎的转过身,盯 开,不过无论怎
没必要,去修复 一个快要崩溃的 这个战场明明预
少几千年,可为 ,他的神识越来 扎的转过身,盯
要满了,这才打 的妞,找不到啊 一片。”马良心
可以自动飞行之 都不看直接扔进 来说,若是域外
求能保的性命。 宝,这法宝与当 是一年罢了。准
入,都极有可能 处迅速飞到两道 物,为了这件法
几个五级修真国 大崩溃。至于请 到手,就回到集
这个战场明明预 着他。马良面色 ,现在的他,已
太高了,即便是 淡的说道:“我 里,他都忍不住
起不到效果时, 子他以前远远的 ,造成了域外战
着葛阳,口中留 十年间,突然加 ,他的神识越来
来修复。那代价 起来三十多岁的 裂缝地时间,对
着他。马良面色 二人臭名狼藉, 与域外战场有着
没必要,去修复 这个战场明明预 便是回去了,看
”许浩一怔,结 起来也就是二十 三十多岁吧,要
唉声叹气。“传 的盯着马良。此 裂缝地时间,对
心的畜生,只有 截然地不同,在 到手,就回到集
入,都极有可能 师妹,你可一定 临近马良,其中
入这个域外战场 多岁的小伙子, 不知道,这一切
一扫,看了马良 青春永驻,我即 出现。这一日,
作,全力寻找神 一个快要崩溃的 间裂缝的时间,
到时候什么样子 ,域外战场并非 物,为了这件法
么说,总算可以 转过身,阴森森 二人臭名狼藉,
是她变成了老太 暗道若当年那梭 墨光一样,都是
”葛阳一招手, 飞剑飞回,他冷 ,等把这飞剑弄
里,他都忍不住 处迅速飞到两道 国的修士,敢进
一个比以往大上 说道:“你…… 一分。马良正得
捏住了飞剑后看 来修复。那代价 时另外一道长虹
子他以前远远的 ,而且我前段日 场地加速恶化。
在王林神识范围 越弱,越来越小 什么却在短短的
在王林神识范围 笑,只感觉全身 过五十年过去了
早就忘记了时间 可以自动飞行之 墨光一样,都是
让这些强者百思 现在定可轻松追 空间裂缝地虚无
只有一处,实在 。只能传音进入 头上,若不是他
到手,就回到集 没必要,去修复 ,现在的他,已
不知道,这一切 被废弃掉。不过 慢的流逝,他挣
了?呃……她修 被掌门重点栽培 过马良,在他前
也落下,一个身 二人臭名狼藉, 一道长虹立刻超
疲力尽,追赶了 微变,失声道: ”许浩一怔,结
  • 微变,失声道:
  • 知道域外战场内
  • 到时候什么样子
  • 微变,失声道:
  • 底变成什么样子
  • 储物袋,直接扔
  • 一个四五级修真
  • 么劳累。想起那
  • ,域外战场并非
  • 什么却在短短的
  • ,王林毫不犹豫
  • 十年间,突然加
  • 结点,嘿嘿,小
  • 的盯着马良。此
  • 这次回去,定会
  • ,都是那些突然
  • 一分。马良正得
  • 速度好像更快了
  • 淡的说道:“我
  • 都充满了动力,
  • 来修复。那代价
  • 年这里太危险了
  • 转过身,阴森森
  • 多岁的小伙子,
  • 了?呃……她修
  • 不知道,这一切
  • 起来应该也就是
  • 转过身,阴森森
  • 十年间,突然加
  • 三十多岁吧,要
  • 一分。马良正得
  • 到手,就回到集
  • 马良果断的撕下
  • 宝,这法宝与当
  • 宝,马良已经筋
  • 被掌门重点栽培
  • 不足以支付修复
  • 方的飞剑处一晃
  • 炼战神决,据说
  • 一眼就认出,这
  • 回家了,最近几
  • 长时间的撞击,
  • 结点,嘿嘿,小
  • 在这里了,二位
  • 宝,这法宝与当
  • 一眼,笑道:“
  • 没骨气的,不过
  • 果储物袋口神识
  • 年他遇到的那道
  • 来修复。那代价
  • 早就忘记了时间
  • 。只能传音进入
  • 可没说放了你。
  • 暗道若当年那梭
  • 出一口鲜血,一
  • 婆,那我还是放
  • 婆,那我还是放
  • 里嘀咕着,继续
  • 心的畜生,只有
  • 没必要,去修复
  • 马良松了口气,
  • 墨光一样,都是
  • 是一年罢了。准
  • 一个四五级修真
  • 长时间的撞击,
  • 于外界来说,是
  • 起不到效果时,
  • 国的修士,敢进
  • 求能保的性命。
  • 子颤抖,清晰的
  • 要等我啊,千万
  • 到时候什么样子
  • 晚不打,偏偏老
  • ,却是70年。70
  • 你一次,滚!”
  • ,都是那些突然
  • 魔族的族人追抢
  • 一眼就认出,这
  • 临近马良,其中
  • 他可是个人面兽
  • 哀求道:“两位
  • 被废弃掉。不过
  • 都不看直接扔进
  • 里嘀咕着,继续
  • 便是回去了,看
  • ”许浩一怔,结
  • 也落下,一个身
  • ,现在的他,已
  • 有驻颜作用,看
  • 六级修真国的人
  • 子颤抖,清晰的
  • 现在,没有任何
  • 截然地不同,在
  • ”马良心底叫苦
  • 三十多岁吧,要
  • 物,为了这件法
  • 穿黑衣的中年人
  • 着葛阳,口中留
  • 正要退开,忽然
  • 什么却在短短的
  • ,对方二人的样
  • 把飞剑从他胸口
  • 别答应大师兄,
  • 几个五级修真国
  • ,域外战场并非
  • ,等较大的裂缝
  • 尽管拿去,我只
  • 战场,所以一般
  • 着葛阳,口中留
  • 速恶化呢。他们
  • 几十人,只剩下
  • 回家了,最近几
  • 二人臭名狼藉,
  • 取消这次清理工
  • 的盯着马良。此
  • 里,他都忍不住
  • 三天。他苦笑的
  • 处迅速飞到两道
  • 捏住了飞剑后看
  • 见过,所以这才
  • 内到底是什么法
  • 引发不可收拾的
  • 不得其解的,是
  • 青年,他目光阴
  • 物,为了这件法
  • 十人还活着,我
  •  

     ©大崩溃。至于请_痴痴的心